劝你裸辞的人,可能根本没上过班

营销管理
张良计
 1.60w
2020-02-05

这两天在家休息,看了最新一季《奇葩说》的收官战。

然而这期的辩论,让我看得大跌眼镜。这次的辩题叫:

“年轻人该不该裸辞?”

正方辩手是詹青云,之前不怎么了解她,只从网上一些媒体中得知她是个口齿伶俐的美女学霸;反方傅首尔是之前的老奇葩,只知道说段子比较逗,也不怎么了解。

或许正是因为对辩论双方的不了解,让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辩题上。坦白说这个题目出的很好,很切合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我们谁没有被老板客户同事怼过,没有在某个加班的深夜时分脑中一闪而过“明天就不干”的念头?

“不开心就不干了,我年轻有的是时间”,相信这是每一个刚工作不久的人,内心都会有的一颗种子。

而奇葩说的这最后一集,让这颗种子在詹青云的浇水施肥下,生根发芽。

至少从现场各位观众和导师的频频点头以及事后网上各大媒体的追捧吹嘘来看,她的这碗朴素的鸡汤很受欢迎。

可我却看得莫名其妙。

短短5分钟的辩论里,詹青云的辩论逻辑可以说漏洞百出,所谓接地气的方法论全都是派不上用场的空洞道理。

首先她用一心一意做事情作为辩论开场,认为只有集中火力才能做好一件事。越是一边工作一边面试,越是会分心找不到好工作。

这话乍一听确实有道理,但在真正求职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职场上越是想往上走,你越要学会一心多用。

并且这个一心多用不是说把你100分的精力平均分配到ABC三件事上,每件事分个30多分就可以了。而是这三件事每一件你都要起码分出80分的精力来处理,哪怕遇到同时出现问题的情况,你也要想办法去一一解决。

没有谁会等你磨磨蹭蹭先把这个事情做好,再去赶着做下一件事。老板没这个时间,客户没这个耐心,行业每天都在发展不可能停下来等你。

你最好在发邮件的同时,能记下老板开会时的意见,同时整理成文档发送给前方焦急等待的同事,然后马上打电话去安慰已经不耐烦的客户。

或者你的手上同时有三四个项目一起在跑,每个项目的进度和情况都各不相同。你需要在A项目处理到中间的时候,马上应对B项目的突发状况,然后去茶水间泡好一杯咖啡回来再看C项目的结案报告。

多线程任务的处理能力,会从你工作的第一天开始,伴随你到退休。

这才是职场的真相,也是常态。

找工作同样如此。

如果不能一边处理好本职工作,一边用尽全力去面试,那就干脆不要跳槽。毕其功于一役的做法,风险非常大。

因为面试不是一个只要足够努力了,就肯定有好结果的事情。

决定面试成功与否的因素非常复杂,中间有可能一个你根本没想到的环节出了问题,导致前功尽弃。

最简单的就是面试公司突然关闭职位了,或者中途找到更合适的候选人了。这些都是你主观能动性上解决不了的事情,更直白点说,你就是倒霉。

而你此刻如果裸辞了,没有一个备选方案,你的房租怎么办?日常生活开销怎么办?你有没有做过这些风险预估和计划?

冲动一时爽,一直冲动火葬场,就是这个道理。

这是詹青云在辩论时第一个没有考虑周全的地方。

接着,詹青云用自己一个月考上法学院的经历来进一步论证,只有一心一意做事情才有可能成功:

我只想说,这偷换概念都偷地这么明显了,对面反方的傅首尔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詹青云为了证明一心一意找工作才有可能找到好工作,那么举的例子也应该是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天天投简历的事情吧,怎么画风一下子变到去考法学院了?

找工作和考试,真的不是一回事。

但凡工作过一两年的人,都不会把学校和职场上的经历相提并论。最起码在读书考试的时候,你的经济收入不完全是靠自己吧,有多少人是还在拿父母给的生活费的?

别小看这个,这一点就足够拉开差别了。

当你在学校里不用为生活费操心的时候,当然可以一心一意去准备考试。可上班了不一样。如果你不是家里有矿,父母有关系,谁敢拍胸脯保证说在失去经济来源的情况下能全身心投入到找工作中去?

这就像段子里说的,你一个砍柴的和放羊的在闲聊,和你聊完他的羊吃好草准备回去了,可你的柴呢?

A的场景来解释B的处境,这是第二个逻辑漏洞。

最后詹青云说,年轻时候裸辞才可能建立科学的理财观。

这我就更莫名其妙了。

裸辞和培养理财观念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合着不裸辞我就不能培养理财观念了?

说出这种话的人,把那些每天兢兢业业工作,为了未来过上更美好生活而努力攒钱的大好青年们置于何地?

裸辞居然还被说成光荣,这价值观简直闻所未闻。

后面她还接着说,未雨绸缪地为现在存一笔钱将来才能够有底气去裸辞,并且还搬出了刘玉玲的"fuck you money"理论来举证。

为此我专门去看了刘玉玲的采访,人家说的"fuck you money"原本是这个意思:

划重点的地方来了:

当有什么意外发生,或者有人强迫你或辞退你时,这笔“fuck you money” 将会派上用场。

换句话说,这笔钱是给人生的一份被动保险,在出现意外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

还看不明白的朋友,我再掰开一点讲。

刘玉玲的初衷是:

“为了要防止未来发生的意外,所以我提前存了一笔钱,这样当意外来临时我才可以不受制于人。”

可詹青云拿这个例子来举证认为:

“为了将来能够有底气地裸辞,所以我现在提前存了一笔钱,这样当我想裸辞的时候就能说走就走。”

这中间的差别,大家仔细品品。

一个是因为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提早存钱,这时的钱是对冲风险的工具。人家可没说这笔钱一定会派上用场,没发生意外的时候存着吃吃利息也是极好的。

可另一个情况是根本就没有意外,存钱就是为了以后能够裸辞,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裸辞的时候显得特别被动罢了。

两者看似有许多相似之处,出发点却大不一样。身为高智商学霸,这种差别不应该看不出来。

可詹青云却把刘玉玲的本意故意曲解,再和自己的观点强行关联,为的就是营造出一个鼓舞人心的收场。

高度是拔起来了,可没人仔细思考这高度站不站得住脚。只是觉得说法有意思,金句没听过,于是纷纷鼓起掌来。

这也是我越来越不喜欢奇葩说的原因:

煽情感动人的越来越多,讲理智的越来越少。

詹青云说的这一席话,咱们普通人听听就行了,千万不要学着做。

为什么呢?因为她的这些道理一点都不接地气,一点可参考的价值也没有,一点都不能落实到实践。

说难听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不否认她聪明有才,但我不知道她的工作经历有多少,给出的这些建议能被现实论证的又有多少。

起码从她这短短几分钟的辩论言辞来看,不像一个找过工作的人说出来的话,反而更像是呆在象牙塔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就拿她最后搬出来举证的刘玉玲来说,刘玉玲的成长经历足以支撑她说出那句“fuck you money”.

刘玉玲早年在美国的生活经历是很艰辛的。

她在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就迫于生计不得不去服装店打工。后来偶然间被星探发现,拍摄了人生第一支广告。

然而由于她极具东方特色的长相,让她在进入影视行业初期吃尽了苦头。那时候的好莱坞都是西方人的天下,东方面孔在这里只能接最边角料的龙套角色。

就连在那部让她声名鹊起的《霹雳娇娃》里,同为片中三位女主之一,她的片酬只有其他两位的十分之一。

刘玉玲在成名之后曾接受《The Edit》杂志的采访时说到:

“我希望人们不要把我看作那种只会打来打去或者毫无感情的亚洲女孩......为了融入好莱坞我付出了巨大努力,不能说这里没有种族主义,但这也让我的演绎生涯走得更加艰难。”

经历过生活和职场艰辛的人说出来的话,和没有经历过的人就是天壤之别。我没有看过詹青云之前的辩论,但从这次收官战的表现来看,真的不咋地。

实际上这次的辩题是个陷阱。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都不可能得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因为这个命题是需要分情况讨论的。

即什么时候该裸辞?什么时候不该裸辞?

而不是一上来就斩钉截铁下定论,该还是不该。这也是在面对任何一个命题讨论时,我们都要谨记的原则: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今天限于篇幅,这个问题就不展开细讲,以后有机会补上。

脱离了情景设置得出的结论,不一定适用于所有的情况。

辩论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其中的某一个情景拿出来做深度演绎,从而让观众在不知不觉中忽视掉其他可能的情景。

站在这个角度来说,辩论的意义是通过正反两方的你来我往,向观众展现出一件事物的诸多面向和可能,从而开拓和启发我们思考问题的新角度。而不是通过辩论,向你输送一种强烈的价值观,驱使你去做脱离自身实际情况的事情。

所谓独立思考,就是如此。

切莫被一个综艺节目带着走。

大家共勉。

参与讨论